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38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水火虛實:《隔離島》

  故事背景在大戰方休的一九五四年,那時的時代氛圍是壓抑、受過創傷的,一般人的心理防衛機制必定不弱,更別提曾參戰且身為聯邦執法官的主角泰迪。影片中,導演巧妙的運用水與火兩種自然元素來呈現泰迪內心的恐懼及暗示線索。
 
  在剛開場泰迪乘渡輪前往隔離島的戲裡,對水感到相當恐懼,之後在和搭檔的談話中透露妻子因火災身亡,從他談話時的神態可看出此事對他影響不小,但環繞在他身邊,令他煩躁不安的始終是水、水、水。環繞島嶼的海洋、溺死孩子的失蹤女人、暴風雨……水也不斷出現在泰迪的夢中,死於火場的妻子為何總是全身溼透?一切都隱隱透出不對勁。
 
  尋找害死妻子的縱火狂和醫院精神治療的真相,無法照亮前路,泰迪的情緒越來越緊繃,隨著手上一根根劃亮又熄滅的火柴,真假的邊界逐漸模糊、殺傷力也更強。
 
  事件在預料之中發展,但開放式的結局使其不致落入窠臼,且不論哪一種解讀方式都有不相上下的悲傷力道。
 
  在醫學領域中,精神病學發展是最慢的,心理疾病在早期常被忽略,患者也常遭受不人道的對待。甚至「瘋子」這頂帽子還能拿來當作消滅異己的武器,一旦被銬上這樣的枷鎖,所有話語都是謊言,一切反抗盡是病態。而今日,患有精神疾病卻變成某些犯罪者在法庭上的保護傘,譬如《飛越杜鵑窩》裡傑克尼克遜就是以裝瘋來避免被送進監獄。
 
  不管科技再發達,心理上真實與想像的界線總是難以釐清,「哪一樣比較糟?像個怪物活著,還是當好人死去」,片中這句話把虛與實推到最極端,強調了「活著」帶給某些人的痛苦與無奈,不論怎麼選擇,水與火的本質都是傷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