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38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末日故事的高度:《末路浩劫》與《奪天書》

  《奪天書》的主角伊萊受神諭把能拯救世界的書送往西方,如苦行僧般跋涉,遇敵近乎刀槍不入,堅定的達成使命。身為神的使者、傳奇創造者,伊萊一如某些動作片裡的硬漢,在荒涼中突然現身,除了鋼鐵般的意志外,我們對他一無所知。伊萊身處的末世是蒼涼的,但他強烈的英雄和傳奇特質淡化了浩劫後的悲傷氣息。
 
  《末路浩劫》改編自麥卡錫的作品《長路》,講述一對父子為遠離北方的寒冬,在近乎絕望的世界中踽踽向南,不為使命只為活命。他們的世界冷冽死寂,除親子間的耳語外,所有風吹草動都可能危及生命。
 
  為人最基礎的親情將故事帶到感同身受的高度,而非仰之彌高的傳奇身影。父親身上的重擔和痛苦是讓人揪心的,我尤其喜歡他在廢屋中的鋼琴前憶起妻子,同時承受回憶與身上痛苦襲擊的段落。陰暗的當下使昨日更加美好,也同時促使人更珍惜手上握有的希望。
 
  現實的磨難太痛苦、太消磨人的意志,神與其話語在《末路浩劫》中似不若於《奪天書》有力。父子倆發現裝滿食物的地窖,得以安全的過一兩日文明生活時,謝詞中感謝的是善心人士(People)。對父親而言是天使、是神的兒子在看盡一切悲慘後仍擁有純真到不合時宜的良善,在我眼中實在有些諷刺。
 
  文明凋零,部份如槍砲車輛等殘餘在兩片中理所當然的成為強勢者的象徵,而其餘與生存無直接關聯的物品則以意外的驚喜出現,但呈現方式卻大為不同。
      《奪天書》中,小鎮統治者用搶來的洗髮精替女人洗頭,無限嬌寵和不久之後予取予求的暴戾手段,使角色個性更為強烈。同樣是洗髮精,同樣是洗頭的動作,《末路浩劫》裡的表現自然流暢,父子間的眼神笑容構成片中最美好的幾個時刻之一。
 
  《奪天書》和《末路浩劫》的尾聲都是充滿希望且具傳承意味的,前者以伊萊旅伴決定帶著信念與智慧回家鄉做結;後者小男孩承繼了父親的意志,歷經先前的鋪陳,情感後座力在男孩與陌生男人對話時爆發開來,特別是男孩詢問男人是否懷抱熱情(carry the fire)時,更是令我無法承受。
 
  兩部片中,《奪天書》的視覺風格和動作場景固然精彩,我還是喜愛《末路浩劫》中如寒夜中火花的親情。可惜的是《末路浩劫》的預告片有讓人誤以為是災難動作片的嫌疑,可能吸引不到真正喜歡這類電影的觀眾。
 
  在百花齊放的本週院線中,如果想要安靜、能細細品味的獨特氛圍的話,《末路浩劫》是很好的選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