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38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疼痛魅影:《痛過,所以愛過》

  聽起來好像很浪漫,如果用理智一點的角度看待馬克的行為,實在有些不切實際。每天固定騎騎車,打打零工,遊戲人間,對女兒卻未盡照顧的責任,連前妻都忍不住抱怨馬克這把年紀一事無成,只知道玩車。
 
  現實與夢想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日復一日的生活中,馬克是消極的;騎車時臉上沒有從事喜歡運動的光芒,只有茫然與苦悶。讓我不禁懷疑,單車不是夢想或興趣這麼單純熱血的象徵,而是他半調子人生的救生圈。
 
  我願意相信馬克曾全心向目標衝刺,打工賺取最低生活所需,忽略身邊的人只為完成夢想,但多年過去,夢想還在一段距離外,時光卻已不待人。過去的歲月似乎什麼也沒留下、沒完成,要怎麼面對理想成了個尷尬的問題。
 
這是所有一心逐夢者的夢魘,為此我無法討厭馬克,驕傲與自私不過是他笨拙的偽裝。
 
  從馬克和女友、女兒的互動中慢慢揭露了馬克有段不願面對的過往。過去是我們賴以存活的基石,基石不牢靠,自然只能在生命的汪洋中載浮載沉。
 
  在意外發生,接受截肢後馬克沒表現出戲劇化的自暴自棄,或遷怒於人,只是更陰沉的晃遊著,直到他讀到女兒的一篇短詩。
 
  寫作是主動的挖掘,是和自我的對話,免不了碰觸到心中最在意的部份。面對鼓勵他寫作的女友,馬克以忙著賺錢為由拒絕,過去的痛苦讓他突然可悲的變得實際了起來。
 
  相對於寫作,閱讀的深入與跳躍力相當神奇,短短幾個字能帶人到遠方遨遊,也能劃開心中傷口。女兒的詩關於失落、希望及對父親的愛,馬克驚覺他以另一種形是成為他過去所厭惡的父親,也正視自己心中對父親的依賴。
 
  原始的片名Phantom pain 含有雙關的暗示。醫學上Phantom pain稱為幻肢痛,截肢後大腦仍以為傷肢存在,所以患者不時會感到來自截肢部位的疼痛。馬克好友對醫生抱怨:「竟然還要被丟到垃圾桶的腳折磨!」
 
  過往的失落同樣困擾著馬克,而友情、親情與愛情給了他審視傷痛與相信的力量,並意識到身邊的溫暖。
 
  這就是為何片末的單車旅程如此動人的原因,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風景好美,眼前的路沒有盡頭,堅定的踩著踏板往上,就算孤身一人,仍洋溢著自信和希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