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46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超自然詐騙檔案:《寵物墳場》


  電影擷取了小說裡九成的恐怖元素,被省略的部分大多是家人間的相處和生死觀的闡述及辯駁。如同書中說的:「墳墓和傷口永遠填不滿」,刻骨銘心的失去總會留下一個凹陷,大部分時候我們幾乎以為自己能視而不見,但總又會出其不意的踩空跌倒。雖然跌跌撞撞偶爾還帶點瘀青,路還是走的下去的。
 
  有關生死,不管是耆老歷經風霜的見解、父母對孩子曉以大義的言論、脆弱凡人掙扎著自傷慟中恢復的歷程,都只能在一般正常狀態下成立。所有的理論在遇到可以起死回生墳場之後,都只是高射炮,能再度掌握已失去的東西,如此大好機會進在眼前,誰還想慢慢填補墓穴?
 
  《寵物墳場》的設定看起來像一篇關於力量與機會的寓言:不祥的預示、帶領路易斯的長者、現身警告的亡靈、三次往返墓地的安排,怎麼看都有傳統希臘式悲劇的模式。
 
  當握有掌控生死的權柄,一切關心和愛都成了偏執的控制慾,如同路易斯埋葬凱奇時內心無法止息的吶喊:「我要你回來!」當擁有接近神的力量時,如果沒有成為神,就一定會早死,連擁有強大力量的眾神都不得不面臨黃昏,迷失的半神怎能有幸福快樂的結局。
 
  看電影時因為類型使然,對於路易斯為什麼一直回到印地安古葬場並沒感到疑惑,畢竟恐怖片主角不去做可能引發危險的事就沒戲唱了,但小說推動恐怖發的齒輪正是「可能」。
 
  過去復活人類失敗的例子,埋葬前屍體放置過久,復活後怪雖怪也沒什麼攻擊性;自家從死國回來的寵物雖然怪怪的,但那畢竟是寵物;說不定兒子會好好的回來,說不定下次會有好結局。路易斯是這樣想的,力量賜予他逃避傷痛的機會,富貴險中求,敞開的門內可能盡是凶險。
 
  前陣子讀到英國一篇研究詐騙事件受害者的報告,裡面統計的受害者大多是受過一定教育的知識份子,對詐騙事件往往也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台灣不也常出現老師或主管遭騙的新聞標題),但真正遇到詐騙集團卻總是栽跟頭。
 
  詐騙集團利用的手法也是人們對機會的執迷、「說不定我不會那麼倒楣」的想法來攻擊脆弱的人性,一點點機會足以引出我們心中那條貪婪的蛇。突然有點害怕,《寵物墳場》的偏激力量造就極端的結局,被顯著的力量迷惑有些可憐,或許還能因其必然性博得些許同情。至於我們生活中的誘惑呢?屈服的下場換來的可能只有不置可否的笑聲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