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46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是否愛的太深?:《狼的時刻》

  打著柏格曼唯一一部恐怖片作品名號,《狼的時刻》看起來相當微妙。片中沒有太多我們已習以為常的官能驚悚場景,真正帶來壓迫感甚至恐懼的是怪誕的人物行為及隱隱透露出意涵的小物件,這些細節每個人得到的結論不盡相同,但恐懼是差不多的,一種幽微、難以言喻的扭曲情感。

   另一壓迫感的來源是一種對蒼白死亡近乎執著的凝視,反覆出現的水中男童屍體,情婦扮成屍體迎接情郎,取悅詭異的地主一家。妻子腹中胎兒及歌劇魔笛雖然帶來愛的喜悅,黎明卻遲遲未到來。
 
  在恐怖元素之下,《狼的時刻》依然是一部與夫妻相處相關的片子。片中一段妻子在丈夫失蹤後的獨白很有意思,她提到夫妻共同生活一段時間後,互相同化對方想法與精神狀態,彼此會越來越像。懷疑她和丈夫在島上經歷的一切都是幻覺,她對丈夫的愛讓自己能看到丈夫腦中的鬼魂,但恐懼與嫉妒使她救不了丈夫;如果她不那麼愛他,是否能將他保護的更好呢?到底瘋狂的是丈夫還是妻子?看見/幻覺早就是近代恐怖片玩到爛的題材,柏格曼在1968年就點出這個概念,甚至還將看見/幻覺提升到愛的哉問上。
 
  然而柏格曼的厲害之處還不止於此,片子的開頭是他和飾演男女主角的麥斯馮西度與麗芙鄔曼討論演出事宜,播放當事人口述錄音帶,在明確的「開麥拉」口號後才展開故事,最後也以攝影器材收拾完畢,眾人作鳥獸散,片廠熄燈收尾。片末孤寂的片廠好似更多了些心魔徘迴不去的足音,而戲中戲的安排也增添真實/虛幻的討論空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