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46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不流血》,瘀青


  大家對於文本的改編經驗最豐富的應該是小說到電影的轉換吧?一般情況電影為了情節緊湊往往會犧牲不少原作劇情,如果取捨失衡,讀過小說的人看電影時可能會罵聲連連,第一次接觸的觀眾也看的一頭霧水。
 
  但《不流血》是很很微妙的例子。可能是因為它的故事簡單精鍊,沒有什麼內容可以捨去;角色簡單且輔以大量實質上為獨白的對談又接近劇場形式。但簡潔文字背後蘊含的深切傷痛和悔恨是表演上的一大挑戰,而獨白正是這個故事的精華所在,要如何拿捏而不使觀眾敗性,又是艱難的課題。
 
  關於這點,智利電影劇團善用投影的表演模式正好解決了這個難題。讓影像與獨白交錯,間接呈現出角色們的心靈風景裡的蒼涼美感,就算跟不太上字幕,情緒也能被帶動。
 
  就戰爭、信念與仇恨這些核心情緒來看,原作的討論更流暢、更有餘裕去做思考;但也沒什麼好責怪劇場的,那終究只是一種表演的形式,就像看電影時我們只要隨著劇情擺動就好,盡情享受演出者給予的,散場後如果還能留下反芻的餘韻我想這樣的表演總是成功的。
 
  故事後半段,妮娜與滅門仇人在咖啡館中對談過去,看似毫無交集的對話述說的卻是同一件事。傷痛與仇恨讓兩人的路走的血跡斑斑,但言談間卻嗅不出硝煙或血腥味。再重大的悲劇經歷漫長的時間後,總會被無數屍體掩埋,那些被掩埋/遺忘的早已融進土中,孕育我們,我們始終都是悲劇的血族。
 
  而那些深受其害的呢?隨時間過去,血已流盡,傷口卻始終像瘀青一般留著。平時可能察覺不到,舉手投足間不經意會感到疼痛,痛楚糾纏著他們,歷歷提醒著那段過往,也許只有裸裎相擁,彼此才能將目光由地獄挪開,安然擁抱那黑暗中瞬間的光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