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46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作者的權力與《贖罪》


  

  本著搶先看的心態,我在有限的英文小說閱讀時間裡幾乎以偏好的推理/懸疑為主,很久沒接觸純文學。所以剛開始約二十頁那些結構漂亮的句子和單字幾乎把我打敗,幸好我總是用零碎時間讀原文小說,一天看一點點累積的挫敗不致使我放棄。

   撐到三十頁左右故事變的真的很好看。場景切換和角色們內心思緒的流動精準且優雅,讓角色變的很立體,同時也能從他們對彼此的看法進一步觀察每個人的性格。就這樣一本以內心敘述為主,用各種主觀拼貼成的小說而言電影的改編實在出色。看過電影再來讀小說,能還原更大的背景架構;如果先讀過小說也能在場景調度間得到另一種趣味。

   小說第一段交代噴泉與性侵事件,第二段則以到法國參戰的羅比為主。這部份比起第一段要殘酷的多,麥克尤恩毫不留情的切換殘酷的戰場與浪漫回憶,判若雲泥的白日夢和現實交錯,在在突顯生存/麻醉的關係以及令人鼻酸的回家奢望。

   我們在第三段看到放棄讀大學成為實習護士的白昂妮,透過走上與離家姐姐同樣的路來減輕自己的罪惡感。在醫院中工作與能以姓或護士相稱,絕對遵守規則,作息照表操課,將個人特質抹滅到最低,對於過去極為重視與眾不同與控制慾的白昂妮可說是極為痛苦。她透過繁忙的工作麻痺自己的愧疚,同時希冀有朝一日能照顧到羅比。

   白昂妮自以為是的贖罪在來自編輯的信中受到挑戰。白昂妮曾將童年目睹羅比與姐姐噴泉事件並誤解的經過為文投稿,編輯則回信提出幾個不足的層面:如主角面對事件的想法對戀人造成的後續影響。這些尚未發揮的地方卻正是作者想隱匿、不願正視的。發覺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白昂妮前往姐姐住處道歉,允諾翻供,留下一個看似具有希望的結局。

   在電影尾聲我們看到成為知名作家的白昂妮接受訪問,提到將兒時故事出版,並補給姐姐與羅比一個快樂的結局作為補償,贖罪與否則由讀者判斷。而小說有著類似卻沉重的結局,基於馬歇爾家的權利,白昂妮的回憶錄在有生之年無法出版,那段偽證只能沉埋心中。在一場親朋好友的聚會中,昆西家僅存的雙胞胎安排孫子們演出白昂妮最初的戲劇創作。當孩子完美的唸出第一句旁白時無疑是全書情感的高潮,當年因為總總不成熟的混亂情緒未能演出的劇碼再度重見天日時早已人事全非,生命並不像戲劇能以彩排臻至完美。對昆西而言,這齣戲勾起他對兄弟的思念;對其他人大約只是一種現寶的興奮感;而這一切看似貼心的安排對白昂妮來說又是何等殘酷。受到失智症折磨,記憶由遠而近逐漸消失,她現在所見,無疑是最終唯一殘留的。

   電影的敘事方式虛實交錯,觀眾看來有事實和想像;小說又是另一番滋味。從噴泉事件讀到白昂妮對姐姐坦承過錯後出現白昂妮的簽名與日期,這時才會猛然意識到之前讀的全是白昂妮的作品,讓我們忍不住懷疑起那些情節的真實性。說來吊詭,小說本就是作者虛構的情節,似乎也沒什麼好驚訝?觀察小說的內容多少都可看出作者想表達或迴避的東西,但若只想單純欣賞劇情也可撇開不去鑽研。麥克尤恩創造了白昂妮這個角色,又讓讀者讀完她的作品,因為太明瞭作者背景,關於作者想隱藏/述說的事物大剌剌的攤開,等著我們思考檢驗。作者看似有極大權力左右筆下情節發展,但下筆時與自身情感的拉扯真能輕易掌控嗎?白昂妮的贖罪,實在是必要且艱難。

   麥克尤恩透過一件偽證悲劇討論了這樣的命題,而最終又將評判的決定權交給讀者,究竟心底那塊私密的角落還是難以說清,自由心證仍是唯一的解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