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4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社會版推理劇場:《一的悲劇》


  

  講到戲劇,書中人物情感糾葛與心機角力之複雜離奇,讓有些讀者提出花系列比較。我自己讀的時候倒比較沒想到花系列,連續劇會把所有的心機手腕讓觀眾明白,大家在全知的情況下欣賞壞人使壞、好人流淚,就算恨的牙癢癢還是忍不住要看到壞人落魄的最後一集。但推理小說的敘述方式和電視劇正好相反,關係、陰謀詭計在故事初期被費盡心思掩蓋,閱讀的動力是懸疑氣氛和對真相的渴望。加上故事是主角第一人稱敘述,思緒總是沉溺在對自身行為或想法的煩躁中,更不像以女性為主的花系列啦,不如說是煩躁獨白劇場。

   其實《一的悲劇》可是說是一個煩躁的故事,每個人都不停煩惱著,閱讀時順著主角的情緒走根本顧不到其他的的情感,第一人稱的寫法讓我們就算好奇其他角色的想法也辦不到。然而這些被忽略的情緒卻是醞釀能最終悲劇的主因,不管這是不是小說高潮的效果,打開報紙看看社會版,大部分的慘案還原背景因素後也不脫忽視或冷漠這幾類。這也正是《一的悲劇》正是貨真價實的悲劇的原因,仔細想想,戲劇性背後包藏的是熟悉的心驚。

 

   至於最值得注意的煩惱人士好像應該是偵探法月綸太郎,在《為了賴子》之後,法月的思考模式從無情點破一切高高在上的偵探轉為苦犯人/被害者所苦的「煩惱偵探」。而這個特點同樣因為人稱而變的模糊,但我們仍可從主角山倉對法月有限的互動中感覺出「煩惱偵探」和一般名偵探的不同。在偵探界裡存在感算弱的法月,在《一的悲劇》裡因為被當成證人傳喚而有不同的丰采。

   當然第一人稱也不是沒有有趣的地方,山倉被偵訊時還有知道作家抄書練習的習慣時那種一般人的心態就描寫的很好,讓人會心一笑。

   法月綸太郎是以邏輯性強的本格推理聞名,《一的悲劇》最大的特色是針對每個有嫌疑的人導出一套可能理論再以邏輯檢驗並推翻,對某些讀者而言這些演繹的段落可能稍嫌無趣,因為有些人一看就知道絕無可能犯案。對於《一的悲劇》我比較喜歡的部份是綁架的佈局和社會版的氣氛,畢竟我們平常看報紙可是看不到那麼多東西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