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皮膚的美感

關於部落格
每部電影都是一場偷窺,每次閱讀都是一回謀殺。
  • 73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罪惡與愛恨的麥比烏斯環:MW

 
  還記得是某天下午的一個空檔,本來打算利用零碎時間看個一兩章,一回神發覺大把時間早已過去,匆匆忙忙開始趕做正事。手忙腳亂,有點焦慮,心情卻大多是亢奮的。

   完成於1976的爭議之作,現在讀來依舊驚人。將肉票與交付贖金者一併殺害的綁匪,向神父告解後從容變裝離開,忽男忽女,手腕直接又致命,好像在遊戲卻又帶著惡意的扭曲笑容,將眼前阻礙一一粉碎。


  從個人犯罪衍生到政治、國家機密、穿插愛恨交織的人際關係,《
MW》可討論的議題很多,其中最明顯的一項是罪與惡。


 
  罪跟惡大部分時候互為表裡,卻不一定同時出現。罪是名義、行為上的,法院可以判人有罪,我們可以陷人入罪,然罪人卻不一定是惡人。所謂心生惡念,惡不總是顯示在行為上,比起罪有時更難清楚定義,卻在某種程度上較貼近我們的生活。


  罪是冰冷的,隱瞞
MW祕密的政府、互相掩飾的政府官員,掩飾事實,大部分是因為不想讓情況擴大成無法掌控的局面。這確實是罪,但因其牽涉層面廣,環環相扣,很難以惡概括其行為。


     惡的定義會依照觀者角度變化,剛開始時美知夫冷血的犯行看似為了報復與折磨神父,但隨著過去被揭開,頭痛的症狀加劇,美知夫嚷嚷著要為當年事件復仇,劇情進行到這裡,雖不認同,也難免生出些許同情。然而美知夫計畫的最終目的並不僅止於揭露真相,而是奪取
MW,要世人一同陪葬,至此美知夫的惡念去除了一切雜質,深邃沒有邊界。
   

        相較於美知夫,賀來神父背負的是罪。就美知夫性格轉變的原因而論,這是他第一個罪。之後身為神職人員,他的立場更為矛盾,洩漏告解者資訊與任罪犯猖獗之罪孰輕孰重?當然賀來的隱瞞多少有些私情的因素,他與美知夫延續至今情感與慾望的糾纏,迫使他背著罪的枷鎖,在瀰漫的惡意中跌跌撞撞的摸索。


  罪惡似乎總與愛恨交織,誰也離不開誰,就像麥比烏斯環,正反面本為一體。愛與恨像煙霧彈,模糊焦點,使人容易主觀的評判與回應,也使事件本身更具討論空間。正因如此,我對最後那理所當然的開放式結局感到悵然若失。基於社會正義,美知夫的計畫不可能得逞,而惡是永不消失的,因此死去的只是替身,但美知夫複雜的那一面也隨著神父的死亡而拔除,從此只代表著純粹的呃,不再是原來的美知夫。這樣的轉變從故事的脈絡來看確實是必然,只是情感上不是很能接受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